02月23日
全部资讯

热门资讯

5000米接力中国力压韩国夺冠 武大靖霸气超越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2月22日,第八届亚洲冬季运动会在日本札幌继续进行,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由武大靖、韩天宇、许宏志和任子威组成的中国队以7分01秒983力压韩国队夺得冠军,后者以7分02秒703夺得亚军,日本队夺得季军。武大靖在倒数第12圈的霸气超越堪称经典。

男子5000米接力本来是韩国队的优势项目,但近几年,随着武大靖、韩天宇等选手的逐渐成熟,中国队在男子接力颇具竞争力。索契冬奥会,中国队拿到了该项目的铜牌,世锦赛,中国队两次夺得冠军。亚冬会历史上,韩国队一共五次登顶,唯一旁落的金牌是在1999年亚冬会,当时中国队和日本队分获冠亚军,韩国队只是夺得季军。

本届亚冬会,中国和韩国在半决赛已经交手过一次,当时中国队配合默契,交接棒顺利,最终力压韩国,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晋级决赛。中国队的优势是配合比较默契、没有弱棒,许宏志这一棒的超越能力特别强,韩国队特点是犯规多,经常犯错误。中国男队谨防对手的犯规,如果发挥正常,临场不出现意外,中国男队夺金希望很大。

A组决赛的四支队伍分别是中国、韩国、日本和马来西亚队。中国队派出的四位选手是武大靖、韩天宇、许宏志和任子威,韩国队同样最强阵容,具体为申达吾、韩升洙、李正秀和朴世英。

比赛开始后,中韩两队交替领滑,虽然速度还没有带起来,但马来西亚队已经掉队,场上呈现中日韩的三国对决。日本队率先冲出重围,中国、韩国紧随其后。随后的比赛,中国选手滑得非常稳健,不紧不慢,韩国队也不着急,他们处在第三位。

随后,中国队在交接棒时反超日本,接下来,三支队伍不约而同提速,韩国队试图超越,经验丰富的韩天宇封住线路,中国队依旧处于领滑。接下来,中国队滑得比较稳,韩国队在后面咄咄紧逼,日本队暂居第三位。

倒数第12圈,韩国队在交接棒时反超中国队,武大靖很有经验,内道超越了李正秀,中国队再次取得领先。最后五圈,中国队滑得很稳,武大靖把空间带出来,韩天宇顶住了徐一拉的强势反扑,最终第一个冲过终点,以7分01秒983的成绩夺得冠军,徐一拉最后出弯道时摔倒,但韩国队还是以7分02秒703夺得亚军,日本队以7分02秒909的成绩夺得季军。(林楠)

腾讯新闻     2017-02-22 娱乐

张朝阳:每天只睡四个半小时 搜狐要重回互联网中心

刘佳

2月21日下午,希望在三年内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心的搜狐交出了2016年的成绩单:搜狐2016年总营收16.5亿美元,同比下滑15%;归属于搜狐的净亏损为2.26亿美元,合每股摊薄亏损5.83美元;其中,品牌广告收入为4.48亿美元,同比下降22%;在线游戏收入为3.96亿美元,同比下降38%;搜狗收入为6.60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12%。

“回顾2016年,搜狐集团面对着非常挑战的运营环境。”搜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这样评价业绩。他表示,宏观经济疲软、竞争的加剧以及对于搜索行业监管措施的收紧影响了搜狐的财务表现。不过,这些挑战并没有阻碍搜狐在追求产品创新和探索新商业机会方面的步伐。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互联网创业者之一,张朝阳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搜狐重返互联网舞台中心”,他同时还透露搜狐视频要在2019年实现盈利。

张朝阳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透露,自己每天只睡四个半小时,工作在一线。“我每天讨论新闻APP各种产品、形态、用户,还要关心视频的制作,还要关心视频APP,关心全国的技术带宽问题。确实跟着这四块业务(媒体平台、视频、搜狗、游戏),我工作的涵盖非常广。”

依旧烧钱的视频业务和实现全年盈利44亿的搜狗是搜狐财报中的两个亮点。

在搜狐的四大业务板块中,视频是唯一一个还没有实现盈利且被张朝阳寄予最多期望的业务。

过去一年时间里,搜狐视频把重心转向了成本明显低于头部内容的自制剧,并做出了《匆匆那年》《法医秦明》《屏里狐》等一系列高播放量的自制剧。尽管如此,视频业务总体依旧处于亏损状态,也拖累了整个搜狐集团的财报业绩。

在张朝阳看来,经过了搜狐视频主导的两次“反盗版”战争后,中国视频行业终于建立起了正版版权市场,但商业模式却出问题。“大家希望花更多的钱把别人灭掉的感觉,其实内容领域是灭不掉的,允许多家共存,这个跟社交网络是不一样的。大家这些年都是疯狂花钱来买电视台播放的作品,来接剩余的水。”

他对记者举例:几年前《大秦帝国》视频网站购买的价格是2.5万一集,这在当时已经是天价,但现在无论是《欢乐颂》还是《如懿传》,或是正在播的剧已经到了900万、1000万一集,1000万除以2.5万,400倍的价格飙升。而视频网站动辄数亿买一个头部剧,价格如此昂贵的原因之一在于演员价格太贵,按照国际惯例演员团队成本应该只占整个成本的30%以下,但是在国内则高达60%、70%。这是不正常的。”

不仅版权价格水涨船高,张朝阳还抨击了视频网站播放量造假的现象。

“除了运营平台造假之外,还有主创团队把内容卖给你这个平台之后雇人刷流量。那个数字调了以后,第三方数据的很多软件去抓那个页面,最后算出来的排行榜,也不靠谱。这都是商业驱动导致的,平台把流量调得很高,导致排播特别多,广告商一看我在你这儿投特别值。”张朝阳说。

而对于视频业务未来两年如何实现盈利,张朝阳称搜狐视频自制剧仍将坚持价值投资,用精品战略对抗“量产化网剧”,至于盈利,则是根据其商业模型、用户增长趋势、内容成本的增长、收入增长算出来。

“2016年品牌广告下滑主要是团队调整,广告收入也受宏观经济影响,以后还会回来的。未来的盈利主要靠收费收入的崛起。”张朝阳补充说。

财报显示,2016年全年,搜狗营收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非美国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达6.4亿元人民币。其中,2016年第四季度,搜狗营收11.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

在这背后,是过去一年里搜狗以“自然交互+知识计算”作为长期核心战略,加大了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投入并初见成效。2016年4月,搜狗向清华大学捐赠1.8亿元,成立了中国首个校企合作人工智能领域研究院——天工智能计算研究院,进行人工智能领域前沿技术的研发,并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机器翻译、自然语言理解、智能问答等方面相继取得突破与产品落地。

搜狗CEO王小川表示:“搜索和输入法未来都将向问答发展,从而形成前台的自然交互与后台的知识计算相结合的人工智能。借助深度学习的机器翻译技术则能帮助用户进行跨语言的自由沟通。搜狗未来会把人工智能应用到更多的产品中,让用户表达和获取信息更简单,让人工智能真正惠及人类。”

光明网     2017-02-22 科技